猩球崛起3

他,出身卑微,曾经是别人手中的玩物,被人视为异类,像狗一样被牵着生活,受尽了部分人的虐待。

影片以战争为名,其实战争只是陪衬。确切地说,这是凯撒自己的战争。
三部曲一路走来,治疗人类老年痴呆的药物给了凯撒智商,从《猩球崛起》青年凯撒第一次怒吼NO!展现出的言论自由倾向,之后自我意识成熟形成了对身心自由的向往;第二部的中年凯撒说话简单缓慢,解决了猿族和人类这些来自外部的冲突; 如今《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里暮年的凯撒已然语言流利,要面对的则是自己的心魔。

他,曾经想回归自己的族群,不希望有纷争,只想过上安静的生活,他努力维护着族群内部的统一,却遭受不友好人类的攻击,还遭受背叛,被迫出手,变成自己也不想变成的那个样子。

图片 1

他,一直想努力做一个宽厚仁慈的人,做一名爱护子民的好家长,做一个隐居山林一隅的领袖,做一个和平的使者与维护者,却被人再三迫杀,不得不绝地反击,承担整个族群命运的责任,他本不意成为领袖,却不得不为之。

与《猩球崛起2:黎明之战》相比,导演马特·里夫斯(Matt Reeves)刻意削弱了战争场面,注重于角色心理层面的刻画,也因此增加了诸多希伯来文化元素。《猩球崛起》三部曲的前两部的人类主角都是站在猿族一边的和平主义人士,这一部却别出心裁将人类的角色集中于上校这个极致反派的身上。以上校为代表的人类因此极具宗教色彩,更准确的说应该是邪教色彩。

他就是凯撒,他是一名猿族,他天赋秉异,他注定要成为族群的领导者,注定要地球的霸主,注定成为人类的埋没者,纵然他百般不奈,也没有那样的野心,但命运之神,就是要将这一地位推到他的面前。是你的,就是你的,挣不掉,也摆不脱。

图片 2

这就是《猩球崛起》中的主人公,就是凯撒的命运。没错,看起来,就像是另一外一个版本的《教父》。

《失陷猩球》(1970)中受到人类崇拜的原子弹上印着ΑΩ

麦克,曾经不愿意继承家业,曾经只想一心读书,曾经打算去做一个好青年,曾经只想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他摆不脱命运的羁绊,为了父亲,为了家庭,也为了自己,他必须要出手,而出手就要狠,甚至必须要杀死背叛家族的兄弟,必须为了家族的利益扫除一切对手,这就是命运,这就是身不由己,这就是第二代教父的诞生记。

影片开篇,画面集中于人类士兵的头盔,头盔上有很醒目的字母ΑΩ,猿族叛徒“驴子”的额角也烙有这两个字母。ΑΩ即“阿尔法和欧米伽”(Alpha and Omega),这个概念来自原版“猩球”系列的第二部电影《失陷猩球》(1970),其中受到人类崇拜的原子弹上印着ΑΩ。编导把这个概念移植到《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中,上校把自己领导的国民自卫队命名为“阿尔法和欧米伽”,导演马特·里夫斯解释说,影片通过人们对上校的盲目追随来告诫宗教狂热的非理性和危险。

凯撒,做过的事,走过的路,几乎就是沿着麦克的路再走了一次。只是,麦克的道路是通往黑帮大佬之路,而凯撒则一点一点成为了地球霸主,成为猩球上的唯一统治者。

图片 3

当然,《猩球崛起》三部曲不是《教父》三部曲的翻版,《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更非《教父》的简单复制,在这里,在反派上校的身上,更闪烁着《现代启示录》的光辉。

红圈所示:片中字母ΑΩ/宗教图案ΑΩ

同样的上校,同样的残暴,同样的霸气,同样的失去了本性,同样的唯我独尊,同样的说一不二,同样对非我族类的奴役,同样被战争所扭曲,甚至连光头都是一样的。伍迪·哈里森再现了马龙·白兰度的精彩,也再现了上校的毁灭。《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的精彩,不仅有安迪·瑟斯金的精彩演绎,更在于有一位霸气十足的大反派。而被模仿者的马龙·白兰度,恰好又是同样的被模仿者---第一代教父柯里昂。

上校带着十字架项链,手背上烙着字母ΑΩ,办公室里也隐约可见十字架的各种象征。他把与猿族的战争称为“圣战”,士兵们怀着对战争胜利的期待和未知,高呼“我们既是开始也是结束”(We are the beginning and the end),而无论“阿尔法和欧米伽”还是“我们是开始也是结束”都出自《启示录》。“阿尔法和欧米伽”分别是希腊字母的第一个字母alpha(α或Α)与最后一个尾字omega(ω或Ω)组成,是基督教的符号象征。在该书中耶稣以希腊文的首字与尾字来自承为一切受造物的起始与终末。天主和耶稣分别在《启示录》第一章与第廿二章以阿尔法和欧米伽自称,并言称自己“既是(一切的)开始也是结束”。
所有的迹象都指向这似乎是一位有着十足信仰的信徒,然而他可以为了自己的信念无所不用其极。所谓反常是妖、物极必反, 所以这些只是上校合理化所有极端偏执和独裁残忍的假象。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藉由符号和口号,语言文字的僭越其实让以上校为首的人类犯下了渎神大罪。上校甚至声称“我为了拯救人类,牺牲了自己的儿子”,这句耶稣受难时语出上帝的名言,彻底暴露出上校俨然以上帝自居了。极端和渎神,后果不言自明。

好电影需要情怀,《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不仅有“人猿星球”系列8部曲的情怀加持,更有着“教父”与“现代启示录”的情怀,对于资深电影迷来说,看着看着不觉会流泪,因为那些打动他们心弦的部分,大概整个电影院里只有他们懂。这是一种孤独,属于情怀的孤独。

图片 4

尤其是,凯撒最终还是没有在地球霸主的位置上呆太久,甚至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成为了地球之主,就在刚刚胜利之时,拖了太久的疲惫,终于席卷了上来,锁住了他,直接要了他的命。

片中上校/《现代启示录》马龙·白兰度的角色

猿族终于崛起,胜利却不属于凯撒。悲剧英雄的结局,凯撒的命运更让人嘘唏。

人类军队基地地道墙壁上有一闪而过的涂鸦文字是“现代启示录”(Apocalypse Now)的变体。影片以此方式致敬科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导演的旷世之作《现代启示录》(1979),另外尤为明显的情节就是上校用剃刀刮净头皮,与马龙·白兰度在《现代启示录》的形象如出一辙。
“启示录”英文Apocalypse一词的原意指“揭开覆盖着的(秘密)”,引申为“启示”。新约中的“启示录”作为宗教文学作品广为流传,包含语言和象征情景,多指大动乱和大毁灭,尤指世界末日迫近和正义者救世的内容。影片强调“启示录”的概念,应该还有一层原因:墙上潦草的涂鸦变体使该词的英文词头变成是ape(猿)这个词,这样该词语就衍生出“猿族启示录”(Ape-ocalypse)的意思。同时词根-calypse有“覆盖”的含义,“猿族的覆盖”所表达的含义就十分清楚了。片中此处中文翻译为“猴灾泛滥”,但是“覆盖”是具有双关含义的,也可以理解为“占据”。上校用“启示录”这种标语类的用词当然是以“正义者救世”的角度来激励人类与猿族展开圣战,然而“(猿族)启示录”的一词双关,早已预定了结局,那就是人类世界末日的迫近。

就像一个隐喻,人类在作死的路上,一步又一步,越走越远。自私、狂妄、贪婪,毫无怜悯之心,毫无敬畏之感,毫无羞耻之态,自作孽,不可活,地球的毁灭不是猿族带给人的,恰恰是人类自找的。

图片 5

所以,看这个系列,每个观众都是人类的叛徒,因为每个人都站到了猿族的那一边,而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科波拉旷世之作《现代启示录》(1979)

不过,作为警示录,人类需要这样的鞭笞。不然,他们永远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会去思考人类未来的命运。

影片中所有的人类都变成了反派,这种设定一定会让人类观众具有强烈的不适感,好在还有小女孩诺娃。
诺娃的名字来自1968年版的第一部《人猿星球》,该角色本身的设定就是一个人类的哑女,但却是一个美丽的成年女子。第一部《人猿星球》没有解释人类为什么失去了语言的能力,《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对此给予了合理的解释。
原版《人猿星球》中是人类的男主角给这个美丽哑女起名叫诺娃(Nova),意思是新的或是新星;而本片中,诺娃的名字来自猿族角色莫里斯, 确切的说是来自一件金属饰品。不能说诺娃这个角色具有前后一致性,但是诺娃这个名字应该是联系新旧系列影片的纽带。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邑人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6

《人猿星球》的诺娃/小诺娃

诺娃的角色本身就是对前作的致敬,影片中有诸多对于原版系列电影的致敬。
凯撒的小儿子名叫柯尼利厄斯, 是对原版“猩球”系列电影中同名猿族角色的“颠倒式”致敬,原版中凯撒的父亲名叫柯尼利厄斯。
人类士兵的标语---“只有死猿才是好猿”,出自原版“猩球”系列的第二部电影《失陷猩球》(1970)。
原版《人猿星球》中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道具---会说话的洋娃娃,它是证明人类曾经具备语言能力的关键证据。《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中,导演马特·里夫斯说诺娃的洋娃娃玩具在片中并非只是简单直白的复制,依然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图片 7

上:《人猿星球》结尾的海滩/《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中的海滩

片中最刻意的致敬其实是凯撒和莫里斯、诺娃并骑行走的加州海滩,这个海滩的画面曾经出现在原版《人猿星球》的结尾。所不同者,两部影片的角色在这里各自奔向了命运,却走向了相反的方向:原版影片的人类主角带着成熟美丽的诺娃进一步在沙滩上发现,原来猿族统治的星球就是人类曾经叫嚣其上妄自尊大的地球;而本片中是猿族凯撒和莫里斯带着稚嫩幼小的诺娃奔向人类的聚居地,这里将会变成猿族一统的天下。
影片中的一些新角色都令人印象深刻。之前追随恶猿科巴的猿族惧怕凯撒报复,于是甘为人类驱策,这一族猿类名为“驴子”(Donkey),“驴子”们甘受奴役,低声下气。这个带有“蠢货”意味的名称据说源自任天堂出品的视频游戏“大金刚”(Donkey Kong)。其他猿族角色各具特色,尤为讨喜的新出现的“坏猴子”。“坏猴子”插科打诨,为整体沉重的影片基调增添了活力和喜感。

图片 8

“坏猴子”

凯撒是片中当然的主角,这个摩西式的虚拟形象成功地撑起了《猩球崛起》三部曲,也奉献了很多人类主角望尘莫及的表演。相比前两部,本片CGI的效果越来越真实精致,安迪·瑟金斯(Andy Serkis)的表演越发令人击节。本片中凯撒的戏份精彩在于感情与理智的斗争,也因此调动起观众的情绪,让人不安而又着迷。在这部片子里猿族是非我族类的,这始终占据着观众主观角度, 但是观众最终却没有必异其心,而是为凯撒的自我牺牲唏嘘不已。经历了心魔的历练,眼看就到了应许之地,凯撒却像希伯来人的先知摩西一样,止于垂成的路上。

图片 9

本片CGI的效果越来越真实精致,安迪·瑟金斯的表演越发令人击

观影的过程中,观众一定是在支持猿族的。猿族实际上是人类的一面镜子,猿族身上体现出来的无非也是人性,或者说猿族文明是人类各类文明发展阶段的一个镜子。又或者说,猿族只是与人类躯壳表象结构不同的人,是一种对于不同民族、族群、种族人类的隐喻,是对不同思想、意识形态的影射。
影片最后猿族在紧邻湖泊的地区安顿下来,镜头扬起向天。这里呼应着1968年版《人猿星球》的片头。公元3978年,这一处的天空中将会坠落下人类的宇宙飞船,从而见证猿族和地球的灭亡。《猩球崛起3:终极之战》的人类的结局呼应着《失陷猩球》的猿族结局,人性中的恶最终终结了人类文明,猿族在几千年后重蹈覆辙。轮回式的情节设置,传承的是“启示录”,无论人类还是猿族,还是披挂着各种表相的文明,如果让非理性由着性子作恶多端的话,恶贯已满的结局就是:天毕其命。

本文由永利网站官方网址发布于永利所有平台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猩球崛起3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